新聞動態> 【參會感悟】三進大觀園
【參會感悟】三進大觀園
劉巖/ 2018-12-02 13:34


無獨有偶,我姓也劉,也曾三進“大觀園”。此大觀園非彼大觀園,我進的大觀園是京港感染論壇!


三進大觀園


一進大觀園是在2015年,那一年我跟隨蒲增惠主任參會,當時的心情其實跟劉姥姥初進賈府時是一樣的。洋相百出倒是不至于,但是絕對是眼花繚亂、大開眼屆。我就像一塊海綿一樣暢快地吸收各種知識,而且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兩塊放于兩個分會場。當時主任問我拍沒拍照,我說沒有,拍照耽誤我聽課。那時候坐在臺下的我看臺上的人,是一種膜拜的心情。曹彬教授的課就跟他本人一樣讓人如沐春風。王輝教授及她團隊讓我知道微生物室的老師是我們感染科醫師的堅強的后盾。

二進大觀園是2017年。2017年蒲主任派我參會主要是為了參加影像大觀園或慧眼識菌環節的,主辦方考慮到我們科室有在中日醫院進修的人員,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沒有讓我們參賽。雖然沒有到臺上,坐在臺下的我全身心地投入臺上的答題,答對了激動不已,答錯了也黯然神傷。那年影像大觀園是在會議的最后一天,我一直堅持到最后。會議最后王輝老師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持,特意邀請所有在場的人合影,這張合影我妥妥的把王一民老師的臉擋得只剩下了發型。大民老師,您還記得嗎?

2018年,這次是受邀三進大觀園。會前1周接到通知,受寵若驚的驚喜褪去之后,緊張、害怕如潮水般涌了上來。除了感染相關還有非感染性疾病、要閱影像片子、要看微生物鏡下形態,我行嗎?心里的小鼓敲得咚咚直響,比參加高考前還要害怕。開始后悔平日雖然每張會診單都親自讀片,但是卻從未系統學習過;平日遇到困難找微生物老師求助,但卻沒有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可這世上畢竟沒有賣后悔藥的。


大民老師的一番話使我終于不再那么害怕,“比賽沒有勝負,大家都是來學習的”。

2018年11月22日乘著清晨的陽光我們到達了京城,北京的天氣把我心中的霧霾一掃而光。既來之則安之,下午拼了!


這屆會議暨第一屆華夏臨床微生物與感染學術年會,參會人數比去年還多。會議現場見到了我熟知的曹彬教授、王輝教授、陳佰義教授等人。一聽課就會忘記要參賽的緊張,坐在第一會場聽免疫缺陷患者的感染,又學習了許多新知識,內心開心不已。

16:30分第二會場,最大的一個分會場,影像大觀園環節終于拉開了序幕。五支參賽隊伍,除了我的隊友之外,其余的對手均不認識,但是一聽來頭都是北京、南京、吉林等大地方,剛剛平靜的小鼓都敲出軍樂曲的節奏了。

比賽非常激烈,kartagener綜合征、氣管支氣管巨大癥、ABPA、肺隔離癥、中性粒細胞缺乏性小腸結腸炎、Good’S綜合征、肺泡蛋白沉積癥、脂質性肺炎……每一道題事后看起來都不那么難,但是在那個特定的氛圍、特定的時間內讓你做出答案并非那么一件易事。

經過角逐,最終我們煙臺毓璜頂醫院感染科拔得頭籌。

之所以寫得這么平淡,還是那句話,這場比賽無所謂輸贏,贏也只是贏得運氣,與水平無關,還是對各位對手報以敬佩。

而主持人簡直就是中日醫院的“撒貝寧”,運籌帷幄、把控全局、學富五車……

會議第二天趙國屏院士、邵峰院士給我們帶來了中國科學家的前沿、原創性研究,為今后抗擊感染提出了新的方向。也許某一天,我們抗感染的化療方案就如抗腫瘤的化療方案一樣進入基因精準與靶向治療時代。曹務春教授則是為我們帶來了其在自然疫源性疾病研究方面的豐厚成果,其背后的5+2、白加黑才是取得成功的真正保障。

聽完了上午院士、專家的高端講座,下午則迎來了深受臨床一線工作人員喜歡的大查房,其實我最喜歡聽的是曹彬教授、陳佰義教授、張文宏教授三位的精彩點評,風趣幽默又飽含各種知識點,三言兩語卻令你醍醐灌頂。

由于工作原因,會議第二天我則踏上返程結束了我的三進之行。行囊里不光背著我的證書,還背著滿滿的收獲,背著一名感染科醫生的自豪與驕傲。

猶如曹彬教授贈予我的話“因為熱愛,所以堅持。因為相信,所以自信”。我熱愛我的職業,我相信我們感染科越走越好!

京港感染論壇,我們來年再見!


                                                   劉  巖

寫于第七屆京港感染論壇之后



供稿: 劉  巖    攝影:武雍嵬



劉  巖


煙臺毓璜頂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山東大學在職博士,山東省醫師協會重癥感染醫師分會委員;山東省醫師協會重癥醫學醫師分會重癥POCT亞專業委員會委員兼秘書。

河南福彩3d开奖